视频频道 > 纪录片频道 > 创作交流

巴赞影像本体论在数字电影时代的真实性解读

2013-10-18 15:32:16 来源: 转发至

王 玮

(西南大学文学院)

 

    电影批评理论家安德烈·巴赞(1918 —1958) 是法国新浪潮电影的理论带头人,他的纪实美学对世界电影的理论和创作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持久而深远的影响。随着现代电影技术的发展,传统的电影理论不断受到挑战,而巴赞的纪实美学在数字化时代,也不断受到质疑或颠覆,尤其是他的影像本体论与纪实美学,不断被误读,甚至是曲解。所以,在全球电影业蓬勃发展的今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重新理解巴赞的电影美

    学。数字化时代,巴赞的电影美学生存空间有多大?

    关于他早期的经典理论,哪些是我们没有真正吸收的,哪些是我们对巴赞学说的忽视或误读? 这些问题都需要电影研究者严肃、客观、认真地探索与解答,以期为我国电影提供更多的创作方法和途径,尤其为商业大片的创作提供理论参考。如此看来,这样的研究是很有意义的。

    一、完整电影成为真正的神话

    电影真实是贯穿电影理论始终的问题,从经典电影理论到现代理论,人们一直在探讨着电影艺术与真实性的关系。尤其近几年,在数字化高科技的冲击下,电脑合成代替摄影机的客观记录,改变了用摄影机拍摄是电影影像生成的唯一方式。那么巴赞的美学体系是否还能成立,尤其是面对数字电影时代,巴赞的电影理论究竟占据什么样的地位,对电影发展有什么意义,这些的确是值得我们重新审视的问题。

    巴赞的理论一般称之为纪实美学,其美学有三大支柱:电影影像本体论、电影起源的心理学、电影语言的进化论。笔者主要讨论他的电影影像本体论及其真实性。影像与客观现实中的被摄物同一,是巴赞在《摄影影像的本体论》一文中提出的基本命题,按着巴赞的理解,电影再现事物原貌的本性是电影美学的基础。这个理论在1945 年显然是成立的,因为任何呈现在我们眼前的画面永远是那个神奇的摄影机镜头通过感光而记录下来的影像,随着时间的流逝,影像哪怕变得模糊不清,但是它毕竟产生了被摄物的本体,影像就是这件被摄物。正如巴赞自己所阐述的那样“, 摄影的得天独厚在于它可以把客观如实地转现到它的摹本上,不管我们用批判精神提出多少异议,我们不得不相信被摹写的原物是确实存在的”。

    就表现客观世界的真正写实,相比较古埃及的木乃伊、雕刻、绘画,照相与摄影机的发明的确从本质上解决了纠缠不清的写实主义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摄影机具有其客观记录、还原实物面貌的优势。巴赞理论的意义在于充分意识到摄影影像作为表现世界面貌的一种方式,能够准确记录客观世界的重要性。

    但是数字化的出现恰恰打破了巴赞的这种美学理念, 即“在摄影中, 我们有了不让人介入的特权”。数字化技术最大的特征就是其“虚拟性”。所谓的虚拟就是指“一种并非真实却看似真实的图像或空间” 。影像数字时代正是利用电子和计算机炮制画面的时代,人的参与成了电影发展的一个新起点,电子成像并在磁带或光盘上成像打破了胶片是电影的必然载体的神话。传统技术、现代技术与计算机技术交叉融合,“虚拟现实”技术介入电影制作,影像不再是摄影机记录真实存在,而是由一个个字符产生,影像的生成不但有了人的参与,而且还可以根据人的意志,随心所欲地生成影像。许多数码软件的普及使照片的可信度几乎丧失殆尽,我们不再完全相信被照相机或摄影机所录制的事物。随着数字技术的成熟,诸如《星球大战》、《超人》、《蜘蛛侠》、《哈里波特》等数码技术产物不断被观众熟悉和接受。科技的这一发展使巴赞将客观真实性作为电影美学基本特征的观点产生了一定的历史局限性。

    巴赞认为的电影影像与客观现实中的被摄物同一以及电影摄影机不需要人介入的“神话”,在数字革命时代显然受到不小的冲击,完整电影成为真正的神话。

    二、艺术与现实的“真实”

    数字影像的介入冲击了传统电影理论“, 虚拟现实”动摇了巴赞的电影真实性概念,因而很多人断言“巴赞理论”就此遭遇滑铁卢。然而理论的产生都有一定的历史条件,有其特定的技术限制与有限实践的客观依据。因而对这些经典理论的理解,笔者认为我们应该用一种辨证的眼光看待此类问题。

    在我们重新解读巴赞的纪实美学观念的时候,总是侧重强调电影是现实的渐进线,却忽略了巴赞对“真实”的客观认识。电影作为一门艺术而存在,巴赞已经意识到电影不可能与完整无缺的再现现实生活是等同的,电影不可能表现绝对的真实,因为任何一种写实手法,都存在着一定的失真,何况电影作为一门艺术,更不可能复制现实生活,电影是人类追求逼真的复现现实的心灵产物,是“一种唯心的现象”。从这个命题中,我们得出巴赞纪实美学的核心

    是一种真实观,而非达到真实的手段和真实存在的事物,他的观念的确存在特别强调表现对象的真实、时间空间的真实和叙事结构的真实,但巴赞的纪实美学观更多地反映哲学和心理学的真实、社会和心理情感上的真实。

    巴赞强调如实展现事物原貌的“透明性”、“暧昧性”和影片题材的直接现实性。因此他主张使用“长镜头”,通过事物的常态和完整的动作揭示动机,保持“透明”和多义性,摄影的美学特征就是“揭示真实”。巴赞的这些观点即使在现代还是我们大多数人评价一部影片的标准之一,影片好不好看,给观众多少视觉和心灵上的冲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影片通过所展现的事物或事态,给我们多少真实感。巴赞的整个现实主义理论都在论述真实性,但是没有给真实下一个明确的定义。通过梳理巴赞的理论,我们会得出:“真实”,除了摄影机本身具备的客观再现事物的无限真实,还包括哲学、社会学、心理学、美学中的真实,因此,巴赞的真实理念并非仅限制于摄影机带来的真实。但是对于真实的真正解读,尤其是在艺术中,一直都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概念,这也造成了我们对很多经典理论在理解上产生了偏差,甚至是误解。

    “真实”,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理解,那就是“不假”“, 真实”是与“假”、“伪”相对的一个词。真实就是发生过的、正在发生的事实。但是在艺术创作中,如果按着这样理解去发展,显然艺术就没有了自身的独特性,也就无法称之为艺术了。艺术的真实其实就是指通过利用一定的媒介、技巧、艺术表现力为现实服务的一种方法或方式。巴赞除了推崇新现实主义的直接现实性,也承认了“电影的现实主义并不妨碍在银幕上表现幻想的或非实在的内容”。

    但是,为了保持虚构的影片中物象的真实性,巴赞又提出了导演必须遵守的两个条件,一是不应有意欺骗观众;二是呈现的内容与事物的本质相符。可见巴赞承认电影不存在绝对的真实,同时,也承认电影的虚构,承认人的主观能动性,即探索者的想象力,还接受艺术真实和心理真实,即艺术假定性的价值。只是巴赞没有意识到电影的飞速发展使电影摆脱了胶片这唯一的载体。对于真实的认识,巴赞并没有像我们所理解的那样———巴赞的纪实美学就是现实,而巴赞的一整套理论也被理解为是用长镜头拍摄的过程。这其实是一种误读。通过以上论证,我们可以得出“真实”这一概念在科学实验中或许有一个清晰的解释,但是在任何艺术中,对于真实却不能武断地下定义。因为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而不是生活,就是因为它们之间存在着差异性,不管这个差异性怎样无限缩小,而艺术是不能代替已经经历过的、正在经历的或即将经历的生活,艺术所能表现的“真实”是有限的,这个不能弥补的有限却恰恰是艺术存在之根本。回归到电影真实的主题上,电影艺术的真实在笔者看来在于它对人们心灵产生的意义,而不在于它到底捕捉到多少现实所存在的事物。由此看来,巴赞的“电影是现实的渐近线”,也许就包含了这层含义。

    三、数字化的运用与完善

    (一) 数字化实现现实的延伸

    虽然电影数字化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影片的制作中来,但是并没有受到观众的拒绝,相反近年来越是科技含量高的影片,其票房和影响力在世界上都占据了一席重要地位,归根结底是我们的观众感到这样的影片制作越来越精良,以前因为技术问题达不到的效果,现在完全呈现在屏幕上,并且符合了大多数人的心理期待,技术的介入不但没有消减观众对这一视觉艺术的认同,反而因为技术的弥补,对于电影制作的二次加工或多次合成,可以让电影通过虚拟的镜头获得现实生活中根本无法达到的效果,或者因为成本问题而根本不可能去完成的场景,比如高危险的动作、各种天灾人祸的场面。很难说哪个导演为了追求现实,完全复原当时的场景,“电影所制造的影像世界有时比真实的世界给人以更为强烈的真实感” 。

    《泰坦尼克号》这样的大片,第一次在全球产生不同凡响的共鸣和震撼,它改变了观众的欣赏习惯,也带来了一次真正的数字化革命。人们完全被影片中的船体触礁、海水涌入、人们仓皇出逃,然后船体肢解、人们坠入到冰冷的海水之中等诸多惊险镜头感到震撼。殊不知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接受了数字化在电影中的生存,观众同影片中的人们一同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海难”;同时我们也被主人公的爱情神话深深地打动,事后观众记住的是泰坦尼克

    号带给我们的震撼和感情的沉淀,又有多少人就某个镜头的真伪去细细分析呢? 很难想象像这样的场面如果实景拍摄的话,是否有人能够完成,或者即使多年之后完成了,呈现在观众眼前的真的就能带来同样的真实感和逼真感?

    《英雄》、《集结号》、《投名状》等国产商业大片,其战争场面的宏大、残酷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如果没有数字化虚拟的介入,完全再现现实的实景拍摄能否给观众留下同样的震撼,是值得怀疑的。因此这种通过技术再现现实事物的手段,符合我们对于艺术“真实”的要求。数字化一方面冲击传统的经典理论,但同时也弥补了艺术因为技术的限制所不能表达某些内容的遗憾。

    诸如这样采用数字化的影片还有《哈里波特》、《蜘蛛侠》、《变形金刚》等科幻影片。观众即使知道,这些影片不是真实存在,甚至知道所看到的影像已经不再是从前被做成映照物体、人体和事件的视觉真实的镜子,而是漂亮的幻影,但是所有这一切并没有影响全球观众的翘首期待和票房的飙升,其原因何在? 因为科技的发展使得电影的表现力更加丰富,人的想象空间更加宽广,幻影中的奇观满足了人们内心渴望的真实“, 艺术家帮助我们知觉到了我们潜在的想象形象” ,尽管那不过是一场虚构。数字化技术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和应用,因此数字电影的发展并不是如我们所担忧的那样,将电影变得面目全非,甚至高科技的发展最终导致电影的消失。数字化高科技的发展只会使得电影技术日臻成熟,使其在电影制作或运作中愈发简单、方便,使得电影艺术发展的空间愈来愈大,而且也成为现代电影事业发展不可缺少的一个元素。纵观近几年的电影,发现数字化向电影的渗透已经成为一种必然,它在不断改变并推动着电影事业的发展。

    (二) 真情实感,数字影像回归真实美学

    任何一种技术都存在着它自身的局限性,数字化的出现也是一把双刃剑,它弥补一种空缺的同时,还会遗留下其自身的遗憾。数字化技术与视觉冲击的不断强化,不但消解了影片本来潜存于影像背后的思想内容,而且电影所能提供给观众有限的理性思考也越来越直白化,观众的思考不断“淡出”。并且随着数字化在电影、电视以及更多媒体中的运用,数字化这把还不成熟的“万能钥匙”,使很多影片追求视觉冲击的同时,失去了本该存在的真实。影片制作越来越假,数字技术用来制造视觉的奇观,或用来表现惊险、刺激、恐怖效果,使影片成了观众欣赏高科技带来的视觉图像,而不是一种心灵慰籍。面对数字化趋势,我们应该如何运用这门技术,这是一个当今更值得讨论的话题。这里我们又不得不提巴赞理论的贡献。巴赞的纪实美学强调电影的照相本性和记录功能,虽然现在看来我们很难完全达到,但至少我们要理解巴赞理论的精髓,就是揭示生活本身的“多义性”和丰富性,发掘生活本身蕴含的诗情和哲理。数字化归根到底不过是一种技术,是电影制作的技术手段,技术的存在是为其艺术发展服务的。电影的功能是传达人类的一种真情实感或对存在的一种思考,电影艺术是人的思想或灵魂的交流,是能够触及人的心灵的,而不是一种技术手段的宣扬,“真情实感, 也占据了艺术真实的核心”,这也是让数字影像回归真实美学的关键所在。尤其是随着激烈的社会竞争,人们的压力越来越大,社会普遍出现了“情感安全危机” ,影视这门艺术就更加需要关注人们的情感问题,所以说数字化技术与电影艺术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而不能喧宾夺主。

    四、民族电影的生存之道

    如今随着经济发展的全球化,电影产业也紧跟其后,融入到了全球化发展格局中。面对以好莱坞为代表的大制作、大投资、高科技电影制作模式的冲击,中国本土电影应该以怎样的姿态迎接挑战,实现与国际接轨? 那些已经走出去的和即将走出国门的电影如何寻找并拓展自己的发展空间? 这些都是我们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当数字化技术在全球开始运作的时候,当卢卡斯的《星球大战》把虚拟技术推向全世界的时候,全球观众就开始接受并适应了这一“口味”。民族电影争取进入国际市场并取得一席之地的途径之一,便是运用数字技术去包装自己的电影。纵观近几年的商业大片一目了然《, 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无极》等,无不在影片中采用了数字化技术。

    对于数字化的运用,由于受资金和技术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本土电影在数字技术上的尝试虽然走出了一大步,但是依旧存在着很大的缺陷,这种缺陷包括对电影艺术的削弱。无论是《英雄》还是《无极》,当这些影片在全球市场上与对手展开竞争时,国内外对这些高科技包装的电影却有了不同的声音,画面的华丽、气势的磅礴,给了观众一场丰盛的“视觉盛宴”,却没有带给观众期待已久的震撼或思考。与这些影片的导演之前的作品相比,画面丰富了,代价却是削弱了影片的故事性;角色的选择余地大了,代价却是人物性格模糊了;场面宏大了,代价却是让人感觉更加空洞了。更有严重的会让观众产生一种错觉,他们观看的不过是华丽的特技场面,人物、故事单薄得惨不忍睹。对电影创作来说,顾得了数字化的效果,就无法很好地把握住影片的整体效果;顾得了单个或局部的平衡,就无法把握住局部与整体的协调性。数字化技术在本土电影的发展中,变得有些尴尬。

    面对这样的发展趋势,我们不得不寻找一条符合本土电影发展的新途径。首先,一次次的教训告诉我们,本土电影不能跟在好莱坞屁股后面,亦步亦趋,完全步其后尘,更不能一味地借数字技术的包装实现与国际接轨、走向世界。中国影片在实现数字化运作的同时,呈现给世界的应具有自己的民族特色,实现真正的技术为艺术服务。让人欣喜的是,2007 年冯小刚的国产大片《集结号》的出现,为我们打开了迎接光明的一扇窗。这部电影无论从视听语言上,还是故事情节上,带给观众的是一种久违的震撼和亲切,数字技术恰到好处地融入到故事的发展中,数字技术不再是干扰因素,它是为影片的故事服务的;特技场面不再是分散观众注意力的因素,它是为推动剧情向前发展的。国内外的观众买账了、认同了,我们的本土电影才真正地实现了大片的价值。《集结号》成功了,它不但实现了数字技术在电影中的成功运用,而且也再一次证明巴赞的纪实美学对中国电影的发展具有理论意义。《集结号》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的主题真实,观众被那帮战士表现出的“真感情”打动了;也是因为它的人物真实,那样的环境、那样的选择都是符合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本能选择。冯小刚没有放大他们,还原了他们的真情实感,还原了故事的真实性。观众便被打动了。可见,中国电影的发展还是迫切需要成熟的理论作指导。

    五、结 语

    巴赞的电影理论在电影艺术的发展中,永远是一个起点,我们所有的命题都将围绕着这个起点展开。巴赞现实主义理论体系的三大支柱———电影影像的本体论、电影起源的心理学和电影语言的进化观,虽然随着技术的发展,其中有些观点已经缺乏辨证性,但是,也没有像很多人预想的那样,巴赞的观点将面临着被后代拒绝的局面。诚然,我们承认很多经典理论,由于当时技术的局限或者预测的偏激,的确受到现代科技发展带来的冲击,但是其中也有我们对前人研究成果的“误读”。特别是当我们再次用经典理论分析当今电影艺术的发展时,很多人陷入没完没了地对经典理论的批判中,甚至觉得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古老的理论反映出历史局限性,我们无法从中找到有利于现代电影发展的理论依据。

    其实一种电影理论的成立,不仅带给我们最初的思想营养,几十年后再重新解读其理论时,我们又能够汲取更多的灵感,然后不断地完善现有的理论。在电影的发展中,尤其是在当今电影风格呈现出多元化、电影科技不断进步的形势下,认真、客观地探索、解读巴赞的电影理论,寻找一种更加辨证、更加科学的电影理论,以指导当今电影艺术不断发展,是很有必要的。

责任编辑:秦 俭

巴赞 影像 本体论 纪录片
感谢您阅读: 巴赞影像本体论在数字电影时代的真实性解读
虚假新闻投诉致电63080077 更多举报途径>>>
[责任编辑: 黄晨捷 ]
分享到:
焦点新闻 更多>>
渝派纪录片 更多>>
世界掠影 更多>>
军事沙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