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频道 > 纪录片频道 > 创作交流

对新媒体语境下“纪录片热”的思考与探索

2013-10-18 16:21:16 来源: 转发至

潘晓荣

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一. 纪录片“迎来春天”

    近年来,纪录片的发展趋势渐好,2010 年10 月,国家广电总局印发《 关于加快纪录片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使中国纪录片产业化获得了政策保障, 这是国家管理部门第一次对中国纪录片发展正式提出的整体性指导意见。随后,2011 年1 月1 日央视纪录频道正式开播。《2011 年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纪录片已经拥有8 个频道,仅专业频道和卫视节目年度首播节目量就达到16000 小时,已经具备了10亿左右的市场规模。2011 年中国纪录片的首播量高达1.6 万小时,仅央视纪录频道的年度首播节目就有2190 小时,扣除1/3 的引进节目,还存在1460 小时的节目需求。于是,纪录片市场出现了广阔的空间,制作量和交易量都明显增加。

    2012 年年底,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高峰论坛上,国家广电总局表示鼓励地方台设纪录片栏目,扩大国产纪录片的播出量,并鼓励纪录片可网上交易。随着《舌尖上的中国》的走红,纪录片迅速走进公众视野,在电视播出量上,2012 年主要电视台相关频道首播国产纪录片总时长达到1 万小时,时长比2010 年提高了3 倍多。其中,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作为唯一的专业纪录片上星频道,覆盖人口已达6.5 亿,每日相对固定收看人口从开播之初的2700 万增加到4200 万。另外,各大网络视频网站如爱奇艺、优酷、搜狐视频、凤凰视频、迅雷看看等也纷纷开通了纪录片版块。2013 年1 月22 日下午,由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指导,中国网络电视台主办的国家纪录片新媒体综合性产业运营平台“中国纪录片网”开播上线。于是,2013 年伊始便出现了纪录片播出的盛景。所以,业界广为流传的2013 年纪录片迎来春天不无道理。

    二.“纪录片热”的受众基础

    “纪录片”获得观众青睐,掀起热潮,大举占领电视频道、新媒体,这种种事件并非偶然现象。除了政策扶持,电视、网络平台的重视之外,还有其稳定的受众基础。

    (一)网络环境下的理性回归

    随着网络平台对电视的占领,网络的虚拟、网络视频的快餐消费和娱乐化倾向,网络环境下很多非理性的言论和舆论往往盖住理性,限于混乱。这让人们逐渐意识到重新发现生活,重新认识社会的乐趣,网络的虚拟和庞杂更使得更多的受众意识到对历史和现实的追求,对理性的回归的纪录片节目的价值所在。

    (二)文化消费的马太效应

    《舌尖上的中国》的热播,不仅在中国掀起了美食热潮,也让人们重新认识纪录片的价值,重新关注纪录片。随之而来的,就是在文化消费上的马太效应,所谓马太效应,表现在传播领域,就是越被关注的则越被关注,越不被关注的则越不被关注。表现在纪录片受众的集聚上,随着《舌尖上的中国》引发的中国文化热,对于文化生活的关注变得无比重要,关注社会文化和社会现实的纪录片题材逐渐受到追捧,《货币》《早安小丑鱼》《我是老李》等纪录片陆续播出,寻找和重视中国社会文化和社会现实成为重要的文化话题。

    (三)选择性接受的受众心理

    传播心理学认为,受众倾向于有选择地接触那些能加强自己信念的信息, 对投合心意的信息给予更多的注意,对不合心意的信息总是加以排斥。因此,当大众媒介传达的信息符合受众的认知范围,且能够满足受众的部分需求时,受众就会感兴趣并加以注意。纪录片想要抓住受众,就应该了解受众心理和传播效应。近年来的纪录片制作显然深谙受众的重要性,从受众角度出发,大多从小人物入手,以平民视角引入。这样,受众在纪录片中才能发现自己熟悉的场景和情感,只有有了认同感,才更容易接受和选择纪录片。纪录片的制作改变了泛泛而谈的粗放式选题,少见宏大叙事,更多的关注民生与底层生活,特别是专业化的切入,带来了耳目一新的视听享受。《舌尖上的中国》也是用天南地北的小人物故事串联起中国各地的美食生态,稳稳地抓住了受众的心理。

    (四)对真实和深度的追求

    著名纪录片导演凯文·麦克唐纳德曾说过,主流电影离现实越来越远,而且有了电脑特效,在故事片中任何场景都可以虚构出来。人们现在更想看一些真实的刺激场面,这些只能在纪录片中找到了。与其它电视节目相比,纪录片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对真实、理性的追求,新闻具有真实性,但是新闻是碎片的真实,是易碎品,而纪录片却真实客观记录社会发展和变迁,是具有文献价值的。纪录片本身理性,具有思想性和深刻性,可以透过复杂的表象,深刻分析事物的本质。

    纪录片使中国人更深刻地看待当下社会、发现自我价值。纪录片在涵养文化土壤、营造文化氛围、改变文化风向等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不夸张地说,它正在成为推动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一股重要力量。三. 机遇:新媒体契机和台网联合2010 年崔永元领衔制作的纪录片《我的抗战》选择新媒体进行独家首播,在互联网上获得广泛关注和追捧,上线仅一个月在线收看人数就突破了千万。《我的抗战》借助新媒体平台播放也证明了纪录片能借助新媒体的平台创造收视奇迹。单靠电视台播出的薄利早已无法盈利,一些纪录片制作企业,如大陆桥文化传媒,除了电子出版,院线,也开始在新媒体视频领域开拓稳定的市场,确保了内容产品的多样赢利模式。

    对于纪录片而言,电视台拥有相对成熟和完善的节目采集制作机制,人们收看电视节目已经称为一种生活习惯,电视的覆盖率较高,有效收听较高。而新媒体环境下,能为纪录片提供多渠道的播出平台,扩大纪录片的影响力。

    网络的自主性的特征,又具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清华大学尹鸿教授提出,“互联网这个点对点的传播方式,其实更适合那些需要寻找受众的内容。电视上一次性的播出很难让内容找到特定观众,因为不能保证他们此时此刻正在电视机前,点对点传播恰恰为那些受众规模不那么大的内容更加准确地找到使用者和热爱者。所以,互联网介入纪录片的传输会放大纪录片的社会效应和影响。”所以台网融合一直是业界期待,各大电视台也逐渐开始试水,天津卫视就表示在2013 年打造“全媒体卫视”在电视剧、电视节目、大型活动的推广中,积极拥抱新媒体,开发更多的独家内容产品。台网联合也为纪录片提供了多元的传播渠道,纪录片的跨媒介经营可以扩大其市场。

    跨媒介经营,有利于推动媒体产业发展。对于传统电视媒体而言,与网络的融合一方面是为了应对新媒体的挑战,另一方面,也在互联网传播领域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和发展空间。视频网站没有担当制作纪录片的能力,而这正是电视台和与电视台合作的社会制作机构的强项,台网融合以及新媒体平台的介入,就能使得这些资源得到整合,发挥好协同效应,实现优势互补。

    四. 传播方式嬗变下纪录片发展需正本清源

    (一)纪录片热中带冷

    纪录片形势虽有回潮,但热中带冷。我国对外传播的纪录片数量和质量上远远不如Discovery、BBC和History 等的制作。从纪录片发展题材来看,目前我国海外销售比较成功的纪录片主要有《故宫》、《新丝绸之路》、《大国崛起》、《梁思成林徽因》、《敦煌》、《台北故宫》、《千年菩提路》等。所以,我国的纪录片比较畅销的,还是大部分是历史人文题材,同纪录片发展比较发达的国家,与美国相比,题材是比较单一薄弱的。虽然业界已经开始关注现实题材纪录片,但相比之下,现实题材的纪录片更易陷入“敏感”地带,操作层面更难控制,人力投入成本也水涨船高。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实题材的严重缺失,让中国纪录片普遍缺乏对现实和当下的观照,缺乏对人的心灵和生存境遇的关注,同时也缺乏角逐国际市场的竞争力。现今的纪录片还是一种表面繁荣。除了以上纪录片题材和质量上的问题,从资金投入上,各大卫视均没有将纪录片的投入作为重要项目,很多电视台等于无投入。另外,现在还存在选题同质化的问题,因此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下发《关于实行电视纪录片题材公告制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从2013 年开始,各电视台制作或引进纪录片,需向国家广电总局上报。帮助纪录片业界及时了解电视纪录片题材信息,吸引社会力量参与电视纪录片创作生产,避免产生题材撞车、资源浪费等问题。在网台联动模式中纪录片和电视台的合作主要是通过版权,但是纪录片的版权费很低,和电影没法比,大约十倍差价。优酷就曾表示其与央视在纪录片上的合作是看好纪录片的前景,但目前仍是亏本买卖。

    所以,在“纪录片热”的浪潮下,其中的“冷”也应该正视,理性对待纪录片的发展,才能从冷中寻找机遇,寻求更好的发展模式。

    (二)网络传播方式挑战纪录片品质

    同电视媒介不同,网络传播方式具有互动性,开放性,不受时间地点和播出次数限制的特点,这些给纪录片的传播提供了更好的重复播放点击的可能。但网络环境同时具有其庞大的信息含量,而现阶段对网络视频的评估又没有形成标准化的规则,一个纪录片的品质好坏,大部分取决于其点击率和关注度。而网络传播中的舆论极容易群体极化,所以网络评论和点击率并不一定能代表一个记录片的品质,往往能制造轰动效应和吸引眼球的,不一定是高品质的,但对点击率和收视率的追求就会迫使一些纪录片迎合网络传播的特点,重形式、轻内容,忽视纪录片真正的品质。

    其实,纪录片的评估应该重质量和品质,品质才是营销的关键。新媒体时代应该抓住消费者的眼球,但是更不能忽视品质,品质才是取胜法宝。

    (三)电视比网络更应该成为纪录片播映的主要阵地

    网络环境点对点的传播形式,可以为纪录片留住固定受众。但对于更多的网络受众而言,面对网络繁复的信息洪流,想要他们打开电脑首选观看纪录片,形成自觉的收视习惯,往往不是那么容易。所以,依靠网络和新媒体提高纪录片的社会效益的说法,还有待考证。而观看电视,已经成为每一个家庭的生活习惯,纪录片也是更适合在电视媒体传播的电视节目,电视仍旧应该成为纪录片播映的主要阵地。

    (四)纪录片样态需正本清源

    网络受众的自主选择性要求纪录片必须迎合受众,创造符合网络受众需求和特点的各类样态。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纪录片中心主任张同道提出,在不久的将来,网络会让现有的纪录片制作格局发生改变,也将逐渐调整未来纪录片的样态,更加适合网络受众观看。网络受众观看纪录片时无时间、地点限制,这种观看随意性可以使纪录片本身变得更加轻盈、在体量上更加短小。这是新媒体时代纪录片发展的新形势,但是随着各大网络视频平台对纪录片频道的不断丰富,各类样态的纪录片得以呈现,但这更需要对纪录片样态进行正本清源,如一些视频网站的纪录片频道中,放入时事新闻报道记录作为纪录片,显然已经混淆了纪录片同新闻报道的本质区别。一些新闻报道或者深度报道,都不能称为纪录片,纪录片需要在样态上更加轻盈,形式上更适合网络受众,但在本质上,纪录片还应该是深度、理性并有一定思想和质感的艺术作品,尤其自身的历史性和文献意义。而新闻报道是易碎品,其更需承担的是新闻事实的是与非的问题。另外,还有一些新闻借助简单的新闻调查手法,还原事实真相,能不能称为纪录片还有待讨论。

    (五)娱乐化倾向下,纪录片的纪录特质不能缺失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提过“娱乐,是一切电视的超意识形态”,尤其在当下的传播环境中,没有娱乐元素的传播往往都达不到好的效果。很多纪录片也尝试故事化、戏剧化的表现手法。一些历史类纪录片开始虚构人物和故事情节达到吸引受众的目的,关于现实生活的纪实性的纪录片,也开始尝试戏剧化的手法,来贴近受众。如《音乐人生》、《小人国》就是很好的例子,其中《小人国》也因为故事过于戏剧化被很多评论批评为故事片。纪录片必须冷静、客观和忠于现实。与故事片、娱乐片不同,纪录片天生就承担着记录的使命,这个使命不能因为新媒体环境就被遗弃,纪录片可以成为娱乐消费品,但不能彻底商业化,它是记忆和传播社会历史和文化的媒介,也是表达情感和价值理想的中介,这些功不能在娱乐化的浪潮中被形式所替代。

    (六)纪录片创作仍有很多问题

    纪录片回潮并不代表我国现在纪录片的创作已经达到很高水平,纪录片制作和经营上,还存在很多问题。首先,在制作技术和水平上,远远低于国际水平。BBC Earth 频道正在推出3D 纪录片,在电影院、博物馆和旅游胜地播放。《惊奇昆虫3D》已初步定于2014年上映。而我国的纪录片除了《大明宫》使用过用三维技术复原了大明宫从建造、辉煌到毁灭的过程外,还没有深入对3D 纪录片的尝试。中国纪录片与世界一流水平仍然存在着巨大差,BBC 一部大制作纪录片可以高达每分钟20 余万人民币, 并在拍摄之前就靠版权预售收回大部分投资。而在中国, 制作费超过每分钟3 万元就已算“顶级”了, 盈利模式更是有限。其次,纪录片市场欠缺基本的行业标准和规范,导致制作机构在投资制作纪录片时面临骨干团队少,优秀人才少,资金投入低,节目品质低等问题。很多纪录片的投入成本太低,所以就会造成了现在纪录片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纪录片数量多,质量低。

    最后,纪录片还未形成完整的生产运营链条。从运营体制、制作模式和传播模式,这应该形成完整的运营的产业链条,如《舌尖上的中国》的走红带动相关饮食产业的发展,运营上应该利用好传播效力,重视附属价值的品牌经营。

新媒体 纪录片
感谢您阅读: 对新媒体语境下“纪录片热”的思考与探索
虚假新闻投诉致电63080077 更多举报途径>>>
[责任编辑: 黄晨捷 ]
分享到:
焦点新闻 更多>>
渝派纪录片 更多>>
世界掠影 更多>>
军事沙场 更多>>